博客网 >

<<血色浪漫>>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370)this.width=370">


 

片 名:<<血色浪漫>>
片 长:32集
导 演:滕文骥
年 份:2005年
主要演员:
刘烨 饰 钟跃民  连奕名 饰 张海洋
孙俪 饰 周晓白  孙小平 饰 黎援朝
王春 饰 吴满囤  王力可  饰 秦岭
林好 饰 高玥   潘丽 饰 罗芸

 

分集剧情:
  第1集
  60年代末的隆冬,红色接班人的子弟们百无聊赖。钟跃民和一帮干部子弟在街头公园模拟父辈们打仗,看见了周副司令的女儿、漂亮的女孩周晓白和女友罗芸。钟跃民吹嘘自己能认识上她们,当年的俗话叫“拍婆子”,结果被和周晓白同住部队大院的张海洋撞见了。张海洋与钟跃民第一次纠缠在一起,二人结了梁子。在天桥剧场买《红色娘子军》演出票时,几路人马相遇了,平民派的李奎勇被钟跃民手下袁军的傲慢激怒了,二人要动手,被钟跃民劝阻;赫赫有名的老兵黎援朝也来了,他向钟跃民打招呼;张海洋也来了。钟跃民的人马上前要开打,被黎援朝制止,他互相一介绍,原来他们都是一号院、二号院的八一学校、育英学校的。半路杀出个小混蛋,他要对黎援朝捅刀子,钟跃民、张海洋挺身而出,黎援朝却做了让步,把票让给了小混蛋。小混蛋依然把刀子抵在黎援朝腰间,李奎勇使了个眼色,小混蛋才收了手,从此命贱的和命贵的两拨儿人结下了梁子。
  
  第2集
  冰场上,钟跃民又见到周晓白、罗芸,他一直跟随她们到十字路口,发现后边有小混混跟踪晓白、罗芸。他们打了一架,对方跑了,郑桐背上挨了一冰刀。听说张海洋院子有人被小混蛋捅了两刀,钟跃民要为民除害。小哥们儿袁军带着郑桐到被封的自家撬锁,拿出一个明瓷官窑花瓶卖了300元。钟跃民翻墙到图书馆偷书被发现,他越墙逃出发现自行车不见了,正遇上周晓白、罗芸在墙外,周晓白把自己的车让钟跃民骑去,躲过一难。
  
  第3集
  冰场上周晓白和钟跃民又相遇了,周晓白的心中有了钟跃民,钟跃民也同样,但故意视而不见。小混蛋也来到冰场,因技不如人被钟跃民在冰上戏弄一番含恨而去。钟跃民和周晓白终于碰出了爱的火花,互相赠送了初吻。小混蛋带人到大院挑衅,小宁伟的兄弟被小混蛋捅了一刀,还被抢去了将校呢大衣。钟跃民闻讯赶到大院,背起宁伟的兄弟直奔医院但为时已晚。张海洋约黎援朝商议对付小混蛋的办法,钟跃民带来了小宁伟,他们决心为民除害,决定在天桥剧场看演出时堵住小混蛋。钟跃民劝阻李奎勇不要再插手小混蛋的事情,遭到拒绝。天桥剧场内正在演出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,小混蛋来到剧场,黎援朝动手,却被李奎勇、小混蛋从化妆间跑掉。警察扣留了看戏的周晓白、罗芸,两个女孩子在派出所守口如瓶、拒不交代,警察只得让副司令员的小轿车把她们接走。
  
  第4集
  周晓白没想到钟跃民把柴可夫斯基的“船歌”诠释得那么浪漫,像个诗人,可现在的年代是打杀、鲜血和浪漫交融的血色浪漫。张海洋告知钟跃民,小混蛋被李奎勇藏在陶然亭附近的筒子楼,二人策划调虎离山抓小混蛋的计划,但还是让小混蛋跑掉了。袁军和郑桐看到造反派揪斗父亲,总想出口恶气,就用居委会王主任的傻三儿子,给王家制造了一场家庭闹剧。袁军和郑桐在外面碰上女中学生蒋碧云纠缠不休,被两个警察请进派出所,但二人花言巧语,他们只得放人。
  
  第5集
  因调虎离山计受伤的李奎勇,正要送母亲去医院看病,被黎援朝堵在街口,要他告知小混蛋,3天后在先农坛9点,了断他们之间的恩怨。钟跃民和袁军、郑桐正在商量此事,周晓白闯了进来,她劝阻钟跃民不要参与这场争斗,并要他在爱和友之间选择。二人性格第一次大碰撞,钟跃民摔车拒绝,晓白抹泪而去。此事黎援朝与公安机关打了招呼,一场争斗在先农坛展开了。为报仇小宁伟一刀刺倒小混蛋,李奎勇腹肩被刀砍企图突围,迅速骑车赶来的钟跃民,被周晓白的车撞倒耽搁在半路,没赶上这场拼杀,他救了逃出包围的李奎勇送到医院。钟跃民为抢救李奎勇打电话向周晓白借钱,周晓白毫不犹豫,从父亲的军大衣掏钱赶向医院。黎援朝一伙被请进公安局,钟跃民、张海洋、宁伟花言巧语躲过这一劫。
  
  第6集
  参军的要走了,插队的也要奔赴陕北,周晓白把钟跃民请到家里,要认定和他的关系,但钟跃民不愿意借助晓白父亲的关系参军,并不承认他与晓白之间的恋爱关系。袁军的父亲被解放了,袁军、张海洋要穿军装了,周晓白、罗芸也参军走了。钟跃民探望被隔离的父亲后,与郑桐、小宁伟插队去了农村,从此这帮小哥们儿兵分两路离开了首都。
  
  第7集
  村支书把知青的口粮卡下一半给了五保户,知青们半年的口粮3个月就吃光了,知青们忍受着饥饿的煎熬,知青们男女相互照应。晓白被分到医院内科,张海洋由于和部队领导闹矛盾,来医院装病被晓白识破。晓白一直和钟跃民通信,她深深爱着钟跃民。
  
  第8集
  部队里张海洋和袁军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俩搬凳子砸班长、顶撞连长被关了禁闭,袁军吞钉子以示威胁,在医院的晓白和罗芸为张海洋和袁军操心打掩护。钟跃民送走了小宁伟,要他回京复课闹革命,自己带队去县城讨饭,不想白店村的知青也出来讨饭。挨户乞讨的钟跃民听到县城街口传来女人的呼叫声,见到乡下的地痞调戏女知青,挥动打狗棍痛打地痞。知青们被逼到一个饭馆楼上,另一拨知青赶到,被救女知青秦岭认出楼上是救自己的知青,李奎勇也认出了钟跃民。县知青安置办马主任带来警察,才算平息这场纠纷。马主任得知这个带头的钟跃民是当年自己司令的儿子,答应给知青们解决粮食问题。钟跃民向羊倌杜老汉学唱信天游,他迷上了信天游。为了克扣口粮的事,钟跃民和郑桐来找村支书常贵算账,他们看到支书家的碗里也是菜糊糊,村支书带着钟跃民、郑桐来到五保户家,证明自己把知青口粮匀给了五保户。
  
  第9集
  周晓白向妈妈要钱买了吃的,和罗芸探望被关禁闭的张海洋、袁军却遭到拒绝。张海洋调离到坦克部队,罗芸是个有心计的女孩,她冒人写信约袁军相见。电影院里罗芸主动握住袁军的手,她和袁军擦出爱的火花。小河边,罗芸警告袁军:“以后你要是敢对不起我,看我不杀了你!”
  
  第10集
  钟跃民和郑桐不远几十里到白店村找秦岭,秦岭的歌声让二人听得如痴如呆,陕北民歌让钟跃民和秦岭的心灵撞击在一起,钟跃民给晓白写了长痛不如短痛的绝交信。晓白接到钟跃民的断交信,要去陕北找他,罗芸劝住了她。朝夕相处,蒋碧云和郑桐之间产生感情,蒋碧云爱听郑桐讲历史知识,钟跃民不失时机撮合蒋碧云和郑桐,让郑桐晚上讲历史课,好让蒋碧云敬佩。
  
  第11集
  杜老汉清晨喊钟跃民,说憨娃病了,钟跃民和郑桐骂了赤脚医生,背起憨娃上卫生院。马主任走后门给钟跃民争取了当兵的名额,钟跃民和秦岭在杂草中相互奉献了自己……晓白从袁军口中得知钟跃民到C军参军,写信威胁钟跃民为绝交信道歉,不然就把他返回陕北,因为C军是她父亲的部队,钟跃民不买账,晓白很后悔。钟跃民在五班碰上张海洋,班里还有个憨厚的山东农村兵满囤,他和这两个城市兵成了好朋友。
  
  第12集
  郑营长在训练场上告诫钟跃民,赤手空拳和对手打才是真本领。在格斗训练场,钟跃民用诡计把营长撂倒,营长反夸奖钟跃民。钟跃民和张海洋这两个不省油的灯,偷了鸡还要满囤从炊事班偷来佐料,用泥巴糊上烧烤,做成叫化鸡大嚼了一顿。钟跃民和张海洋死不认账偷鸡,满囤怕离开部队交代了,钟跃民和张海洋借散打训练报复满囤,张海洋把满囤的鼻梁骨打碎了。使他们受到震动的是,满囤这个农村兵依然为他们洗衣服,钟跃民和张海洋知道满囤为什么把偷鸡的事情说了,因为他不想也不愿离开部队,3个战友抱在一起哭做一团。郑桐到白店村传达钟跃民对秦岭的话,碰了秦岭的软钉子,她认为各人有各人的路,她和钟跃民不会走到一起。袁军为查看坑道没响的两个炮眼受伤了。
  
  第13集
  罗芸在入党和与袁军的关系上犹豫不决,晓白危难之时友情第一。当需要鲜血才能救活袁军时,晓白毫不犹豫就献出1000cc鲜血。钟跃民和张海洋在训练中显出男儿本色,连长向他们敬了老兵的敬礼。郑桐向支书们贿赂两瓶二锅头、一条前门烟,求支书给他和蒋碧云报上大学的名额。小饭馆里,老兵又在欺负一个新兵,这个新兵用空酒瓶把老兵给开了花,钟跃民和张海洋没想到,这个新兵竟是小宁伟。钟跃民当了五班长,张海洋当了四班长,满囤五班副,宁伟分到五班。晓白替罗芸照看、护理袁军,她依旧忘不掉钟跃民。医院保送工农兵学员上大学只有一个名额,罗芸暗地里和晓白争抢。C军演习,作为蓝军侦察兵,钟跃民大胆的把演习当做实践来对待,调换红方部队的方向路标,俘虏了红军通讯营副排长,把红军的演习搅得乱七八糟。
  
  第14集
  郝营长从心里喜欢钟跃民,在路上给他出主意,军长接受了钟跃民对自己这个老兵的敬礼,并鼓励他在军区大演习中进一步锻炼。郑桐的名额被别人占去,他失落极了,此刻蒋碧云给予了他一个女人的理解,患难见真情,他们拥抱在一起。周晓白为了替罗云照料袁军,与教导员发生了争执,失去了竞争上大学的资格。罗云与袁军告别,袁军和罗云在“友谊和良心应该是什么”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。小宁伟从钟跃民、张海洋和吴满囤身上把三个人的绝活都学到了手。
  
  第15集
  “东风101”演习正式开始,这是军区大演习的预演,在战地“抢救”的演习中,钟跃民和宁伟被军医做了处理,当做伤员演练友军之间的协作,钟跃民发现做这个决定的原来是久未见面的周晓白。救护车里,宁伟递给周晓白给他们的罐头糖果,并告诉钟跃民,周晓白让他少抽烟,并责怪钟跃民不地道。周晓白也要上大学去了,袁军告诉她,钟跃民、郑桐都要回北京,相约北京见面。大家在新侨餐厅各诉衷肠,秦岭也和女友吃西餐,看见钟跃民未打招呼离开了。张海洋提出要向周晓白进攻,钟跃民支持并说有什么可以帮忙的。晚上钟跃民接到周晓白的电话,相约和平餐厅见,钟跃民告诉周晓白,张海洋要向她进攻了,二人在恋爱观上来了一个大摊牌。在人生道路上,钟跃民的放浪形骸,对一个需要一个家庭的女人来说是不合适的,周晓白与钟跃民在地铁站口最后一个深深的吻后,周晓白泪流满面的离开了。张海洋送周晓白上军医大,对于张海洋的表白,周晓白说再给她几年的时间。
  
  第16集
  侦察营里,钟跃民、张海洋、吴满囤在庆贺提干,为告别士兵生活、为新的人生,3个战友又拥抱在一起,与上一次不同的是,这一次不是泪流满面而是喜庆欢笑。石川村的郑桐和蒋碧云,也在为自己的命运挣扎着,他俩想应聘到县教育局报名当教师。考场上,考官惊叹郑桐的知识,预先告诉郑桐他被录取了。一晃3年,钟跃民已是连长,吴满囤是指导员,张海洋当了参谋,他们3个目睹了已是代理排长的宁伟和一个老兵打架,几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,幸好钟跃民及时制止了,宁伟只服钟跃民。回京操练的钟跃民从郑桐处得知,袁军上了军校,郑桐在京读研,蒋碧云大学毕业到中学教书,周晓白在北京总部医院,钟跃民却向他打听秦岭的下落。秦岭在西安某歌舞团当了歌唱演员,一个有妇之夫的华侨款爷叶楚良在追求她,团长想利用秦岭,让叶楚良为剧团赞助。回到北京的钟跃民,为张海洋和周晓白撮合,但周晓白依然喜欢着钟跃民。
  
  第17集
  叶楚良开车撞人,秦岭帮助解了围,他展开了对秦岭的追求。周晓白打电话质询张海洋,是否向钟跃民说爱她,张海洋在电话里支支吾吾,周晓白挂了电话。钟将军想抱孙子了,军部却来了加急电报,只得让儿子回部队。军长亲自点将组成特遣队,把在边境坠落的直升机上的绝密文件取回来,钟跃民、吴满囤、张海洋、宁伟又凑到了一块儿。钟跃民带领特遣队做着充分的物质准备和精神准备,迎接这场和平年代的特殊战斗。秦岭佯装试探武团长,武团长原形毕露,她决意离开歌舞团。
  
  第18集
  北京,郑桐毕业后放弃仕途选择了做学问,他和蒋碧云为房子发愁。秦岭离开了歌舞团。钟跃民、吴满囤、张海洋等要出发了,在生或死面前,他们各自表露了心意。无奈的秦岭答应了叶楚良的求婚,等他离婚后比翼齐飞。亚热带丛林,特遣队遇上了武装走私分子,经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丛林战,匪徒们被制服了。宁伟的特殊军事才能显露无遗,他救了张海洋一命。
  
  第19集
  没想到被俘的匪徒也是当年知青、什刹海溜冰的玩主,这位玩主在被俘之前已吞下毒药,他临死前告诉钟跃民,前边2公里的雷区是死亡地带,不要往前走了。幸好钟跃民让队员多带了导爆索,排除了一颗又一颗地雷,导爆索用完了,还是未能走出雷区,3颗连在一起的连环雷炸死了排雷兵赵志诚。宾馆的游泳池边,叶楚良正在向秦岭做最后的表白,他为秦岭买了两层别墅。丛林中,吴满囤一拳放倒了张海洋,他拿起探雷器和士兵走进了丛林。吴满囤为了救战友朱星,被炸响的地雷抛向半空,他临死前求钟跃民、张海洋到他家看看他的爹娘、兄妹……农村出身的吴满囤被埋在烈士陵园。叶楚良带秦岭巡视别墅的多个房间。钟跃民和张海洋去吴满囤家探望他的家人。
  
  第20集
  奔驰车内,叶楚良要为心爱的女人开唱片公司。在穷乡僻壤战友的家乡,钟跃民和张海洋把身上的一切都留给了牺牲战友的兄妹,归途中的车票钱、饭钱都没有留。在公共汽车上,几个劫车、劫财的歹徒被钟跃民和张海洋打成重伤,直到汽车公司的锦旗送到部队,王副主任才知道真相。钟跃民想转业,宁伟却死不愿离开部队,可他在操练前进城给母亲买土特产的路上,路见不平失手伤人,一脚踢伤了人家3根肋骨。钟跃民为保宁伟留在部队和贺主任闹翻了,但宁伟还是复员了。军队不放钟跃民,他当了副营长、营长、军区直属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,可钟跃民放弃进修军官学院名额,坚决要求转业,张海洋也动摇了,参加完国庆35周年大阅兵后二人复员了。去安置办的路上,二人商量着当刑警,到了安置办,钟跃民跟工作人员吵了一架。在煎饼摊上钟跃民邂逅了女复员兵高,钟跃民异想天开跟她合伙开煎饼摊。
  
  第21集
  半路碰上找自己的张海洋和周晓白,钟跃民谎称高是新认识的女朋友,气走了周晓白。回城知青餐馆聚会,餐馆老板竟是宁伟。宁伟带钟跃民打保龄球,碰见黎援朝,他们到咖啡厅叙旧,碰见已到公安局上班的张海洋和周晓白,张海洋向周晓白求婚并通知钟跃民明天结婚。婚宴上,钟跃民和张海洋酩酊大醉,钟跃民和张海洋是装醉,晚上周晓白提着行李走出了家门。不顾父亲的反对,钟跃民和高无照开起了煎饼摊儿,张海洋把此事告知周晓白,周晓白找赵副部长,请他为钟跃民安置工作。
  
  第22集
  钟跃民在煎饼摊儿前碰见李奎勇,二人到酒馆叙旧。周晓白来煎饼摊与高交谈,两个女人相互试探。周晓白亲自约钟跃民,告知已为他找了上党校的机会,没想到钟跃民谢绝了周晓白的好意,并戳穿她和张海洋未同居的假象。郑桐和蒋碧云终于搬进筒子楼,邻居高琦不敲门就进屋,气坏了床上的主人。高约钟跃民到咖啡厅分账散伙,高喜欢上了钟跃民,但受不了他玩世不恭的态度。郑桐请高琦吃煎饼,夸他这个开煎饼摊的哥们儿如何能耐,开煎饼摊还泡了一个妞儿。到了煎饼摊儿前,高琦见是自己的妹妹,气得摔了煎饼转身而去。
  
  第23集
  煎饼摊无照被扣,钟跃民和高被请进工商局,处罚是没收三轮车及全部炊具,罚款500元。门外煎饼车上的玻璃被砸,钟跃民着急想出去被两个工商按住,他一甩肩膀,两个工商被甩倒,高劝住回去取钱认罚,张海洋把他接出来还搭上了一顿午饭。钟跃民无奈来正荣集团找黎援朝,黎援朝让他当贸易部经理,钟跃民要求给高一个位置,黎援朝答应了。高琦劝妹妹和钟跃民断绝来往,被高拒绝了,她被派去南方出差。黎援朝要何眉做钟跃民的贴身秘书控制钟跃民,DL电气公司的欧文和钟跃民在生意上展开较量,欧文知道碰上了厉害的对手。张海洋总想请在京的几个知青老友在家一聚,他和周晓白都关心着钟跃民,但心思不同。聚会上为了秦岭的突然出现,周晓白摔了酒杯,钟跃民毫不客气的训斥周晓白,不要再耍大小姐脾气。对于何眉的挑逗,钟跃民迎风而上。秦岭站在北展的舞台上唱起了“三十里铺”。
  
  第24集
  钟跃民与秦岭两人在秦岭的宽大别墅里重温了旧梦。宁伟遇到麻烦餐厅关张了,他想注册一个公司,向钟跃民借50万作注册资金,并答应一个月归还,钟跃民二话没说,从公司划拨了50万。谈生意的豪华包房外传来了吵闹声,钟跃民出去一看原来是柳建国,当年演习被他俘获过的红军团通讯营副营长。酒饭过后,钟跃民又接待了另一个女人,害得秦岭空等了一夜。钟跃民给高打电话,叙说心中苦闷。周晓白决定与张海洋和好,她去征求第一个恋人钟跃民的意见,这也是最后一次表白。钟跃民再一次拒绝了周晓白,可他心里的一腔郁闷都被他撒在了欧文身上,空手道训练场,他一分钟之内放倒了欧文。宁伟遇到了坏蛋锤子,他把那50万交给他倒外汇准备捞一把,却不见了锤子的踪影。
  
  第25集
  周晓白终于从医院搬回家住了。钟跃民告诉黎援朝和欧文的生意之战,黎援朝让他放心干。对于何眉脚踩两只船的把戏,钟跃民一语戳穿,并把她调离自己身边。钟跃民和欧文最后摊牌,他戳穿欧文和何眉的把戏,欧文只得屈从钟跃民。钟跃民手捧玫瑰来找秦岭,看到秦岭已和叶楚良过上了日子,他闯进别墅,第一次感到被女人涮了的滋味儿。秦岭和叶楚良摊牌,对于叶楚良的真心求爱,秦岭表示考虑再做决定。宁伟逾期不还账,钟跃民找到宁伟,得知宁伟被人骗了。
  
  第26集
  钟跃民坐了大狱,看守所里他经受了这里的规矩,被“洗礼”了一次,他忍了,几个战友在商议怎么解救钟跃民。高向李援朝辞职,她承担了照顾钟跃民父亲的职责,怕老人伤心,她谎称钟跃民出差了。一个电话戳破了她的谎言,老人反过来安慰高。秦岭对叶楚良坦言了一切,真爱秦岭的叶楚良答应替钟跃民还钱,她约了周晓白,两个漂亮女人,为心中的男人操着心。秦岭答应为这50万想办法,但要周晓白不要告诉钟跃民。宁伟各处寻找锤子,他来到红苹果夜总会。
  
  第27集
  宁伟在夜总会遇到几个恶汉欺负一个女孩子,宁伟出手摆平了那几个坏家伙,女孩子叫珊珊,为了报答宁伟请他吃饭,宁伟求珊珊帮忙找锤子。看守所里,检查员通知钟跃民的案子有了转机,有人替他匿名还了那50万。珊珊来电话告诉宁伟,锤子找到了,他在度假村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。对宁伟的要账,锤子一副无赖面孔,宁伟毫不客气的教训了锤子和他的手下,珊珊只能看着警车载着宁伟而去。钟跃民回到家,看到高在照顾父亲,父亲已认下这个未过门的媳妇。因重伤致残3人、轻伤4人,宁伟被判刑15年。钟跃民找周晓白询问,是不是秦岭替他还的钱,周晓白告知他秦岭要去美国定居。郑桐帮钟跃民找工作,张老板听了介绍不敢接受钟跃民。钟跃民到火车站货运站扛大包,碰上了李奎勇,李奎勇让钟跃民开出租,钟跃民求李奎勇开车找到秦岭家,和执意出国的秦岭告别。宁伟在狱中遇到狱霸,宁伟忍了。钟跃民、张海洋来牢狱探望他,却未能见到宁伟,因宁伟不愿见他们。牢狱的围墙阻止不了宁伟的身手,张海洋和钟跃民太了解宁伟了,这次不见会出麻烦。高开了一家泰岳餐厅,要钟跃民当经理。
  
  第28集
  钟跃民的担忧最终成了现实,宁伟越狱逃了出来,他偷衣服换上,又偷了一辆夏利车逃跑了。做了三陪的珊珊突然接到宁伟的电话,宁伟要珊珊为他买枪。卖枪人想干掉宁伟,不想反被宁伟算计了,他用玩具枪换了真枪,一分钱没花。珊珊牵头儿,宁伟为沈老板干起了毒品交易,为了3分利,宁伟图财害人抢了对方的钱。宁伟在电话亭付电话费被售货员报了警,张海洋找到钟跃民,告诉他越狱的宁伟又犯案了。又有死者眉心中枪,从枪法看肯定是宁伟干的。张海洋、钟跃民都后悔自责,张海洋希望钟跃民帮忙劝宁伟投案自首,他知道在部队,宁伟就听排长钟跃民的话。复员后,又是钟跃民借给宁伟50万作生意让人骗了,连累钟跃民坐了牢,而钟跃民不忍亲手把当年的士兵送上刑场。张海洋接到电话:发现目标宁伟,他劫车向北郊废弃的钢材厂跑了,武警部队配合行动,宁伟又抢劫换车,逃出了包围圈。
  
  第29集
  珊珊与宁伟相爱了。宁伟暗地里报答钟跃民,他要女友带人到高开的泰岳餐厅消费,他还收拾了来餐厅讹诈的地痞马五。钟跃民为女友高过生日,宁伟暗地里买单。张海洋突然想到珊珊每天带人到泰岳餐厅消费,而这个珊珊就是宁伟受审在旁听席上痛哭的女孩子,这是一条线索。周晓白和高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女人间的谈话。某歌舞厅,震宇公司的张震宇看到宁伟干净利落收拾自己保镖的场面,约宁伟当助理,宁伟没兴趣,他说可以干一次付一次款。
  
  第30集
  张老板要对欠5000万不还的于老板下手,宁伟干净的干掉了于老板和身边的女人。在商厦闲逛的珊珊接电话,警察李东平跟踪她到塘沽海滨区,宁伟用枪把李东平打昏离去。钟跃民买了一辆切诺基,高对钟跃民百依百顺。开车的钟跃民碰上了欲讹诈的曹阳,从曹阳口中知道其余几个知青钱杰民、郭洁生活却很窘迫,钟跃民要他们到泰岳餐厅来干,高为留住钟跃民高兴的答应了,当年插队的知青都聚在泰岳餐厅。钟跃民下一步打算,再开一个餐厅,大家再重聚到一起。高琦劝妹妹骂钟跃民的话,让出租车司机李奎勇听见了,他对高琦骂钟跃民不依不饶时发现了宁伟的身影。他驱车跟踪并打电话通知钟跃民。宁伟把李奎勇引诱到一处未完工的大楼厅,准备收拾二人。
  
  第31集
  此时钟跃民出现了,宁伟只得跳下3楼逃去,他不能对钟跃民下手。分析情况后,张海洋决定从张震宇入手,引诱宁伟上钩。李奎勇诊断得了肺癌晚期,钟跃民和高伸出友谊之手,李奎勇和钟跃民聊着人生。张震宇的奔驰出动了,在郊外的高档住宅区,他和宁伟最后摊牌,他让宁伟出境别连累自己。宁伟发现有人跟踪,当机立断枪杀了张震宇和保镖,从后门逃走。
  
  第32集
  张海洋和钟跃民分析宁伟要是逃到境外,抓捕就更难了,钟跃民突然想起还有一个机会,宁伟出逃前肯定要到父母坟前祭别。已经过了云南边境小镇的宁伟,果然不出钟跃民所料,他要最后一次祭奠父母回到北京。张海洋查明5月15日是宁伟母亲的忌日,墓地在北山公墓,钟跃民要求参加5月15日行动。珊珊坚决要跟宁伟一起回北京祭奠公婆,宁伟对墓碑说:“儿子和媳妇来和你们告别了。”这时钟跃民露面了,他向宁伟做最后的规劝。宁伟把子弹夹里的子弹全退出膛,他叮咛珊珊要好好的活下去。宁伟走向钟跃民、张海洋,他说出最后诀别的话:“两位大哥,在上路之前,还劳你们相送,我宁伟够有面子的,谢了……”宁伟掏枪引诱,阻击手击中他的眉心,珊珊也掏枪自尽。钟跃民去看生死之交的李奎勇,只看到李奎勇死前的空床。高为钟跃民准备行装,她对钟跃民说:“你总有累的时候,总有走不动的时候,到那个时候我们再结婚,我天天守在你身边。”所有的知青都聚在泰岳餐厅,惟独钟跃民的浪漫人生还在继续,他到了可可西里,加入了反盗猎队伍。高第二天飞西宁,去到钟跃民身边,继续他们的浪漫人生。(完)


 

<< 冯小刚战争大片《集结号》 / 漂亮帖图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maggiezeng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